尹华隽永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世斌】(一)无疾而终

 @曹魏陈君才 

佚文旧事其他系列

【清华】(一)曾经

【双张】(一)背影

【秋斌】(一)无题

【清玲】(一)抄袭

                                         —————————

「世斌」无疾而终

闵世光从来不觉得自己高冷。不管是与班上最恶劣的捣蛋鬼还是难以亲近的同事,他都和他们相处的很好。

除了段锐斌。

其实闵世光也想不通,为什么教导处会安排得如此巧妙,他和段锐斌不仅做了隔壁班班主任,还被安排在了同一个办公室里。

闵世光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和段锐斌好好相处一番,可没想到,他总是在段锐斌有课的时候休息,段锐斌平时公务也繁忙,甚至在学校里有时候都难见到他的影子。

但尽管如此,闵世光每次还是想要跟段锐斌正儿八经地说话,虽然要不就是开口就冷了场,要不就是还没开口段锐斌睡着了。

所以两个人基本上还是没有什么来往。

这还得排除那次开表彰大会段锐斌对自己说的那句不明觉厉的恭喜。

闵世光坐在操场看台的阶梯上,猛抽了口芙蓉王,吐出颜色昏白的烟圈,将思绪收回。他随意往旁瞥了一眼,结果一眼望见在不远处谈笑风生的段锐斌。

而段锐斌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微微偏过头下意识对闵世光露出了一个疏离的笑容。

闵世光彻底愣住了,连烟灰也忘了掸。

他想起了段锐斌在十二班有课,郭湛济在外面找他有急事却不敢打扰、他看不过去,便招手将段锐斌强制叫出来时。

段锐斌也是这个该死的笑容。

清冷而又疏离。

闵世光的心头寒了半截。

郭湛济平时说,他们两个夏天同时出现在办公室里能节省空调的电费。

只是闵世光不是没有见过段锐斌的笑起来的样子,在学校花园的樟树下段锐斌和张越清辨别着马列主义的大道理,还有刚才和别人的畅谈。

哪怕“春风十里,不如你。”

——段锐斌终究是遥不可及。

闵世光起身,无奈里不知风中是否还曾留有缕缕叹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尹华隽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