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华隽永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露米]The lover

 [露米]The lover







*警长露X警员米




*给凉皮的贺文xddd生快!

@凉臻萧(然而这个俄国小伙并没有lofter账号Orz)






*画风完全不一样别打我!







【关于小警员泡上了警长这件事】





当这个传闻传遍了整个局里的时候,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阿尔弗雷德向另外一位当事人伊万提出了义正言辞地抗议。





“我在警校时就看上了来巡查的你,从此念念不忘,对你死缠乱打,以至我抛弃了我的未婚妻?what the fuck!我们两个是同一届的好吗!还有抛弃了未婚妻的是你好吗!”





“是的,阿尔弗。本来你是和我同一届,可是你因为那件事降级了,比我小了三届。念念不忘的确是我,但死缠烂打的,不是你吗?至于未婚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有一个妹妹,还是说,你吃醋了?”



伊万说着,只见面前上一秒还在抱怨他的小警员下一秒明显涨红了脸,却还在不断嚷嚷道:“Fuck!谁他妈的吃你的醋?我们只是约.炮.关系。”


“是吗?可是你有说漏一句话啊。”伊万说,“‘是我看上的你。’对吗?”



“……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关有强.奸.犯的监狱里面去?”
阿尔弗雷德感觉他的脸已经烧糊了。




“嗯?你试试?”



即日。警察局又有传言,说是琼斯小警员昨天彻夜未回宿舍,同时昨晚伊万警长的办公室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路过的警员无一不是面红耳赤地匆匆离开。



【关于恋爱前的这件事】



恋爱前吃汉堡:




“显然我高估你了,琼斯。你的临时搭档和我反映,你做任务的时候你居然去了KFC,还从厕所里出来后对着他居然打了一个汉堡味的隔。”



“正好我饿了啊,何况任务那么简单,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好。”伊万被他气极反笑,“那你就继续站着,不准吃晚饭。”


“呸!”


“傻逼琼斯。”


 “狗屎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不甘示弱地骂回去。


啊……今天天气真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各位警员想。


恋爱前并肩作战:


“去你的布拉金斯基,为什么这次我和你一起行动?”


办公室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但伊万只是慢条斯理地端着杯子喝了口咖啡,才抬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阿尔弗雷德,玩味地说道:“怎么,琼斯先生不情愿?”


阿尔弗雷德皱眉,看着刚才还拿着咖啡杯的伊万此时双手交叉轻轻抵着下巴,淡紫色的眼眸笑眯眯地,像一只狡黠的狐狸——“还是说,你作为一个警员应该违背警长的命令?”


阿尔弗雷德勾起嘴角,感觉牙快咬碎了:“不,我乐意至极。亲爱的布拉金斯基警长。”



【关于恋爱后的这件事】



恋爱后吃汉堡:



眼前的小警员已经睡熟了,他紧紧地闭着他那似蔚蓝色苍穹的眼眸,金色的睫毛有些颤抖,还凑近一点就能闻见那蓬松的金发周围弥漫着洗发水的淡味。


伊万叹气,他知道阿尔弗昨天晚上改电脑程序通宵没睡,但是现在审讯也结束了,一直睡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阿尔弗。”伊万弯下腰,拍拍阿尔弗雷德,轻轻地喊道。


“唔……”阿尔弗雷德睁开眼,发现刚刚自己趴在桌上睡着了,身上还盖着伊万的外套。


“……”顿时脑袋当机了三分钟。


也就是说——他居然在审讯犯人的时候睡着了!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懊恼地想着,只好边揉了揉眼睛,边故意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审讯完了?”


“嗯。来整理桌子上文档?”伊万说。


他并不在意自己睡着了这件事。阿尔弗雷德松了口气,走上前去整理文档。他还以为伊万又要嘲讽他一番呢。


“噢对了。”伊万问道,“你上午吃东西了吗?”


“……什、什么?唔!”阿尔弗雷德还没有反应过来,伊万突然一把将他抱怀里吻了上去。


“看来琼斯先生吃的是汉堡,嘴里都是这股味。”
松开阿尔弗,伊万笑道。



“……”Fuck you!


恋爱后并肩作战:



“准备好了?”阿尔弗雷德靠在墙上,握着已经打开了保险栓的冲锋枪,向旁边正在拆炸弹的伊万小声问道。


“还有三分钟。”伊万回答道。虽然他很久没有拆过炸弹了,但手法并没有因此而生疏,“只要用钳子夹断这根蓝线就可以了。”


阿尔弗点了点头。而不远处传来一阵齐刷刷子弹上膛的声音。他端起枪,转头对伊万说道:“他们过来了。”


“嗯,还差一点。”伊万说,“怎么,这么急?担心我被炸死?”


“呸,我他妈那是怕你拖我后腿。”阿尔弗雷德扬起头,“行了吗?”


“好了。”伊万站起来,将炸弹下绑的核心文件收好,再拿出两把机关枪换弹匣。与此同时,阿尔弗雷德朝伊万打了个手势,接着一个翻身,他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动作又快又狠。


而随即也跟着出来的伊万火力掩护得非常恰当,一下子,阿尔弗雷德就趁机冲到了窗户旁边,把系在自己身上的绳索挂好,放了下去。转身对伊万说道:“搞定!撤退!”


闻声,伊万迅速收枪,往对面扔了一颗催泪瓦斯,然后顺着绳索一把跳了下去抱住阿尔弗雷德。


“Hey,伙计,这次让我做指挥很棒吧!”


看着阿尔弗雷德骄傲的眼神,伊万点点头,“是不错,但是你忘了个非常重要的事。”


“What?”


伊万笑而不语,直到成功着陆到达安全地带后,才缓缓说道:“敌人没有死,从窗户外逃走的情况下记得放一颗催泪瓦斯。”


“好吧。”阿尔弗雷德摆手,“看来不得不承认,其实跟你搭档也不赖。”


“这算是夸奖我吗?”


“你猜?”阿尔弗雷德眨眨眼,学着平常伊万的语气说道。


两个人相视而笑。


【关于补充上面并肩作战某次受伤骂着骂着两个人滚起了床单才是正剧的这件事】



请自行脑补。


 






END.(?)








彩蛋:

新闻体一【关于降级这件往事】



据和他们关系不错的菊sir表示,原本他们两个是警校校长王耀认为那一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但有次阿尔弗雷德先生犯了大错被开除,然后因为他的表哥,亚瑟先生的极力担保,才将处分改为降级,重新回到的警校。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琼斯警员表示,这全部都是那个叫布拉金斯基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在他的怂恿之下,Hero是不会晚上独自到实验室制作化学炸弹导致整个学校被炸了一半,然后被开除的!


据被告人伊万•布拉金斯基警长表示,真正的真相是,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关于化学药剂的制作考试比他少一分,正巧他作为是课代表报了他的分数。何况爆炸的那一瞬间还是万尼亚把他救出来的。


据王校长回忆表示,当时他正准备到客厅里将他最心爱的Gitty拿回卧室,突然一阵巨响,心爱的Gitty和着他的客厅全部炸飞了。整个警校损失惨重。


最后,据记者总结,上面王校长的Gitty 被炸才是阿尔弗雷德被开除降级的真相。


新闻体二 
【关于结婚采访这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


[一张伊万警长取下自己的围巾围在琼斯小警员脖子上求婚的照片]


这是在伊万先生的伤无大碍后,就宣布了和阿尔弗雷德先生的婚讯。于是记者应要求对各路人士进行了采访,他们的反应如下:


记者:“听说布拉金斯基警长已经宣布了和琼斯先生的婚讯,请问,您是怎么看的呢?”


“祝福他们。”


“这两个祸害终于在一起了阿鲁,喜闻乐见阿鲁!”


“警长终于和琼斯在一起了!”


“弟弟终于嫁出去了这种事一点都不开心!”


“哦?笨蛋徒弟要结婚了?和谁?伊万?!天……”


“话说这两个人还真的是孽缘啊啧啧啧。”


“啊啦,小阿尔和伊万吗?真好,哥哥的话还不知道要奋斗多久啊……对了,漂亮的记者小姐……(以下打码)”


……


那么,经过一天的采访(折腾),治安界的这两位名人结婚的系列相关的采访总算是完毕啦!


总之,就让我们敬请期待他们的婚礼吧!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HE  END. 


 
标签: 冷战组 露米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5)
©尹华隽永 | Powered by LOFTER